孝敬父母,早一年晚一年,天差地別



01


最近我給我爸入手了一輛新車。


沒有天上掉餡餅撞了大運中了彩票,老公也沒有升職加薪腰包爆滿,我們把存下來買房子的錢,先用來買車了。


我爸開了幾十年的車,從最初的手扶拖拉機,到貨車小麵包,一枚老司機。而他一直都有一個夢想:買一輛好點兒的車,弄一套魚竿,吃好喝好釣釣魚,生活豈不美哉?已是五十多歲的人了,還每日起早貪黑的勞累。


他們這一代真的難。小時候兄弟姐妹多,連溫飽都難解決,上學時交不起學費,升學時搞推薦,好不容易緊巴巴結了婚生了孩子,剛喘口氣遭遇下崗,文化不高思路不活隻能下下苦力,然後就是一連串為孩子省錢存錢:孩子上大學了,孩子畢業租房子了,孩子結婚了,孩子買房了,孩子生孩子了


賺到的錢就是在口袋裡暖暖,轉手就獻了出去,心甘情願。


他們也真的老了。眼睛花了,不習慣戴老花鏡隻能舉個放大鏡;牙不好胃口不行了,稍硬點筋道點的東西隻能擺手拒絕;血壓血脂血糖,沒一項令人放心的,各種慢性病惡性病伺機等待蠢蠢欲動


之前見過一個老前輩,八十多歲的人看起來十分健朗,臉上甚至一塊老年斑都沒有。我驚嘆又欽羨,前輩後來才告訴我:老了真是全身都疼,真疼啊,要不是掛念著孩子們,有時候真是不想活下去了。


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會不會八十歲時也是一身病痛,我甚至不知道我的父母能不能活到八十歲。


房子我可以晚一年再買,我的時間還有大把。但我爸的夢想,推遲一年可能就是夙願未了!


孝敬父母,一點兒也不想等了。



02


原本我也是想緩緩,再替老爸圓夢。甚至還挺為自己驕傲的,心中有父母,多孝順。


老公甚至覺得買車違背理財之道,純粹消耗品,而且開車實在危險,堵車又嚴重停車也麻煩,總之很不劃算。


估計很多人都這樣想,不是不盡孝,隻是待辦事項上樁樁件件優先級都比父母靠前,隻是覺得來日還方長。


我倆也不是有一天醒來腦子突然開竅了,這裡有個沉重的引子。我的二叔,我爸的雙胞胎弟弟,過世了。


噩耗來的很突然。


去世當天,做廚師的二叔還在承接宴席,下午還把早就相中的木頭搬回家當燒柴,傍晚陪著二嬸洗工作衣,擔心再接到活早做準備,晚上孫子鬧肚子前半夜幾乎沒睡,淩晨一點推醒二嬸,留下一句我好難受,起床想喝口水都沒成,就去了


兒子、兒媳、女兒,沒一個在身邊。


趕了最快的高鐵回家的堂弟,痛哭流涕,為了多賺些錢外出打工,從年初離家,都快一年沒見過爸爸了,想著又快過年了終於可以見面了,沒想到卻是天人永隔,連父親最後一面都沒見到!


堂弟堂妹哭得抬不起頭,為什麼讓父親去的這麼早?堂弟在縣城買了新房,明年就交房了,堂妹進修幼師,後年就能畢業工作了,苦日子就要到頭好日子就要來了,為什麼老天不等等!


再也不能等了,當二叔咽下最後一口氣,當二叔化成小小的一袋灰,當二叔被葬進黑洞洞的墓穴,一切都晚了


哪怕以後金山銀山,他再也享受不了一毫,哪怕頓頓山珍海味,他再也吃不到一口。


盡孝沒有以後,隻有當下。



03


我爸受的觸動最大。他是家中長子長兄,爺爺奶奶早些年已過世,一眾姊妹兄弟遇見啥事,都要找大哥,他從來沖在前頭。


可他似是突然覺得自己老了,跟老媽念叨著,瞅個時間也得去檢查下身體,老二這事,我心裡不好受啊。


看到他坐在桌前,老老實實一天一測血壓,甚至備上了速效救心丸,我知道我的爸爸,他害怕呀。


他害怕了,那個陀螺一樣不停歇、靠山一般不動搖的爸爸,怕了。


他有相濡以沫一輩子的妻,他有任性乖張永遠長不大的兒,他還沒陪妻子過悠閒的退休時光,他還沒抱上寶貝的外孫


還有太多未竟之事,還有太多羈羈絆絆,卻沒了太好的身體,也沒了太多的時間。


他們也曾經有過世界這麼大,我想去看看的豪言,他們也曾是熱血少年郎無敵青春妹,可自從有了孩子,他們遺忘了自己,甚至失去了名字,他們隻是爸爸媽媽。


對,你身邊那倆老被你嫌棄又土又笨跟不上任何潮流的人,也曾是時代先鋒,也曾躊躇滿誌,但為了你,收納了昂揚激情,放下了詩和遠方,兢兢業業任勞任怨鋪平你的人生之路。


已經把大半輩子心血撲在了子女身上,剩下的小半輩子,咱做子女的,不該儘儘心嗎?



04


忘了誰第一個提出來買車了,就是說道以前的一些事,突然就拍板了。老公淡淡說,買吧,你爸的心願就是你的心願,我們晚一年買房,你爸早一年買車,也劃算。


他還提到,以後五一、十一各種假期都回家看看吧,就算三天假,湊點年假,估計也能成行。陪他們的日子實在不多了。有個靠譜的伴侶,起碼不會成為你孝敬父母的阻力,他隻會心疼著你的心疼。


以前老是抱怨他嘴笨不會說話,可他人品端正心地善良,急我所急想我所想,得夫如此,婦復何求!


如今,我還未為人父母,但我有世間最好的父母。有他們在,永遠有人替我遮風擋雨,有他們在,永遠有所供我停靠的港灣。


甚至就在今天,陪父母逛超市購物,他倆提了大包小包,就讓我拎一個小袋子。想起來在同事朋友弟妹面前,隻能把自己當女漢子使,哪個重拎哪個,因為那時候我是陌姐,隻有在他們面前,才能繼續被寵成孩子。


父母對孩子是整顆心,我們可有反哺回一星半點?


正如那句悲傷的句子:父母想念子女就像流水一樣,一直在流;而子女想念父母就像風吹樹葉,風吹一下,就動一下,風不吹,就不動。


就是這麼不對等的付出回報比,一代又一代,深情的父母,薄情的子女。


他們需要的多嗎?肯定在你的所能之內。或許隻是一通電話,一句節日的祝賀,一抹理解的眼神,一個愛的擁抱


他們需要的不多,可我們付出的更少。明天和意外,真的不知道哪一個先來。晚上脫掉的鞋子,誰知第二天還能不能穿上?難道真要上演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的人倫悲劇?哭斷腸都沒用了。


為什麼不趁著他們腿腳靈便時陪他們四下走走?為什麼不在他們胃口好時帶他們吃點好的?非要等到他們顫顫巍巍油盡燈枯動不了吃不下,才枯坐床前做孝子嗎?


時間過得太快,又是一天了,今年的日曆也快要翻完了,不要再想著以後了,孝敬父母,就趁現在吧,早一年晚一年,可能是天差地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