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的一生中,能夠立自身根基的事不外乎兩件:一件是做人,一件是做事。的確,做人之難,難於從躁動的情緒和慾望中穩定心態;成事之難,難於從紛亂的矛盾和利益的交織中理出頭緒。而最能促進自己、發展自己和成就自己的人生之道就是:「低調做人,高調做事。」

在低調中修鍊自己:低調做人無論在官場、商場還是政治軍事鬥爭中都是一種進可攻、退可守,看似平淡,實則高深的處世謀略。

謙卑處世人常在:謙卑是一種智慧,是為人處世的黃金法則,懂得謙卑的人,必將得到人們的尊重,受到世人的敬仰。





大智若愚,實乃養晦之術:「大智若愚」,重在一個「若」字,「若」設計了巨大的假象與騙局,掩飾了真實的野心、權欲、才華、聲望、感情。這種甘為愚鈍、甘當弱者的低調做人術,實際上是精於算計的隱蔽,它鼓勵人們不求爭先、不露真相,讓自己明明白白過一生。

平和待人留餘地:「道有道法,行有行規」,做人也不例外,用平和的心態去對待人事事,也是符合客觀要求的,因為低調做人才是跨進成功之門的鑰匙。

時機未成熟時,要挺住:人非聖賢,誰都無法甩掉七情六慾,離不開柴米油鹽,即使遁入空門,「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」,也要「出家人以寬大為懷,善哉!善哉!」不離口。所以,要成就大業,就得分清輕重緩急,大小遠近,該舍的就得忍痛割愛,該忍的就得從長計議,從而實現理想,成就大事,創建大業。





羽翼未豐時,要懂得讓步:低調做人,往往是贏取對手的資助、最後不斷走向強盛、伸展勢力再反過來使對手屈服的一條有用的妙計。

在「愚」中等待時機:大智若愚,不僅可以將有為示無為,聰明裝糊塗,而且可以若無其事,裝著不置可否的樣子,不表明態度,然後靜待時機,把自己的過人之處一下子說出來,打對手一個措手不及。但是,大智若愚,關鍵是心中要有對付對方的策略。常用「糊塗」來迷惑對方耳目,寧可有為而示無為,萬不可無為示有為,本來糊塗反裝聰明,這樣就會弄巧成拙。

主動吃虧是風度:任何時候,情分不能踐踏。主動吃虧,山不轉水轉,也許以後還有合作的機會,又走到一起。若一個人處處不肯吃虧,則處處必想佔便宜,於是,妄想日生,驕心日盛。而一個人一旦有了驕狂的態勢,難免會侵害別人的利益,於是便起紛爭,在四面楚歌之中,又焉有不敗之理?





為對手叫好是一種智慧:美德、智慧、修養,是我們處世的資本。為對手叫好,是一種謀略,能做到放低姿態為對手叫好的人,那他在做人做事上必定會成功。

以寬容之心度他人之過:退一步海闊天空,忍一時風平浪靜。對於別人的過失,必要的指責無可厚非,但能以博大的胸懷去寬容別人,就會讓世界變得更精彩。

低調做人是一種姿態,一種風度,一種修養,一種品格,一種智慧,一種謀略,一種胸襟。低調做人就是用平和的心態來看待世間的一切。低調做人,更容易被人接受。一個人應該和周圍的環境相適應,適者生存。低調做人無論在官場、商場還是政治軍事鬥爭中都是一種進可攻、退可守,看似平淡,實則高深的處世謀略。





曲高者,和必寡;木秀於林,風必摧之;人浮於眾,眾必毀之。低調做人才能有一顆平凡的心,才不至於被外界左右,才能夠冷靜,才能夠務實,這是一個人成就大事的最起碼的前提。

高調做事是一種境界,是做事的尺度。高調做事不僅可以激發人的志氣和潛能,而且可以提升做人的品質和層次。高調做事也絕對不等於「我盡自己最大努力」去做事,而是應該有一個既定目標。一個人只有有了目標,才有可能全身心地投入,其成事必然順理成章,其人生必然恢弘壯麗。